《纸牌屋》真的做到了政治剧的巅峰

  • 《纸牌屋》真的做到了政治剧的巅峰

    2019年7月31日 By admie 0 comments

    去年的第三季因为情感纠葛过多而被批,显然Netflix听取了观众的意见,第四季剧情重回政治主线。

    下木总统一边与老婆内战,一边对付各路政敌,谋求总统连任。各种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,阴谋、陷害、暗杀都来了个遍,节奏紧张,情绪高昂,你们要的《纸牌屋》又回来了。

    最有意思的是,剧中下木忙着竞选,戏外美国总统大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,两相呼应,好不热闹。

    上线之前,Netflix在CNN播出的一场共和党党内竞选人辩论中,插播了一支下木总统的竞选广告。

    广告描绘了未来美国生活的美好场景:有更多工作机会,人民家庭幸福,士兵可以回家,大家都可以睡个好觉。这一切都得感谢一个人,这个人比起政治,更关心人民,他就是弗兰克·下木。最后,下木总统对着镜头说:“美国,我才刚刚开始。”

    这个网站是真实存在的,除了竞选相关的宣传,还提供海报、贴纸、facebook和twitter头像下载,大家可以进去玩玩。

    对比现实中希拉里和川普(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·特朗普)的竞选网站,虚虚实实,不知道的人恐怕真的分不清。

    除了网络,还有线下宣传。Netflix在下木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,真的做了一场竞选活动,还设立了下木的竞选总部,这个虚拟总部的位置与川普的真实总部就隔了一条街。

    甚至,下木总统的画像还进入了美国国家肖像画廊,下木的演员凯文·史派西亲自到场参加揭幕活动,发表了“总统”演讲。

    除了宣传手段,第四季的剧情更是紧贴现实。甚至可以说,纸牌屋的编剧就是根据现实新闻来写剧情的。

    第三季最后,下木打败了邓巴,赢得了爱荷华州的初选。第四季从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开始,下木的团队即将迎来举足轻重的“超级星期二”(Super Tuesday:年初预选时,多个州集中在星期二进行选举,其结果对最终党内提名会产生重要影响)。

    而下木在剧中遇到的僵局,与现实中共和党可能面临的选举局面也颇为相似。不知道电视剧情最终是否会变成美国大选的“预言”。

    上一季最后,克莱尔一怒之下选择了离开了,让夫妻关系成为第四季的一大重要看点。能否安抚好克莱尔,对下木的总统竞选将产生决定性影响。

    长时间处于丈夫身后的克莱尔,认为弗兰克独占了两人的努力成果。这一季里,她表达出了走向台前的诉求——要求竞选副总统。

    这很难不让我们想起现实里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·克林顿。律师出身的希拉里曾帮助丈夫登上总统的宝座,并在8年白宫生涯中积极参与政。2008年,这位前第一夫人参加了总统选举,败给现任总统奥巴马。7年后她卷土重来,并在选举中占优。

    巧合的是,就在两周前,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因为在节目上没有拒绝三K党的支持,遭到激烈抨击。

    三K党是一个奉行白人至上主义和基督教的极端团体,在美国可以说是臭名昭著。

    三K党前领袖大卫·杜克号召他的支持者给川普投票,而川普在CNN的一个连线节目中,说他“不认识什么大卫·杜克”,“没法批评一个我不知道的组织,我得研究研究”。但马上《纽约时报》就翻出特朗普2000年发表的一份声明,声明提到了3K党和大卫·杜克。

    此外,希拉里的邮件门、利用打击ICO(片中影射ISIS的组织)赢取选票、甚至社交网络上的舆论大战、苹果与FBI的对抗,在本季《纸牌屋》中都有“致敬”。

    这个集恨意、悲情、绿帽子于一身的男人,在第二季中因替女友报仇心切,对弗兰克穷追不舍,却反而被前者耍得团团转,最后被木下总统的幕僚长道格设计陷害,以网络为由打入大牢,第三季中也被遗忘在监狱,完全没有出现。

    但这只是编剧藏起来的锦囊之一,第四季中,卢卡斯·古德温带着恨意归来。这次不调查,采取了最直接的行动——刺杀弗兰克。

    除了卢卡斯·古德温之外,《华盛顿先驱报》的另一位前记者,汤姆·汉默施密特也在第四季后半段回归。他抱着和卢卡斯同样的理由开始调查弗兰克的勾当,并于第四季结束前发表了一篇报道。

    继密查姆之后,第四季又来了一位颜值担当,那就是突然出现的“共和党之星”、下木总统的对手威尔·康威。

    一上场就获得了48%共和党初选选民的支持,嗯,与今年声势正旺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“川普”的支持率是一样的。

    跟“川普”屈指可数的从政经验一样,这位新对手原本只是个政治局外人。但形象上却比前者讨喜很多,年轻、阳光、帅气、政治观念传统、家庭生活十分和谐。

    事实上如何,留给大家去看。不过,可以说的是威尔·康威确实给这部阴暗、沉郁的政治剧带来了一抹“年轻气盛”。

    威尔·康威参与竞选的动力之源仿佛来自对焦点的渴望,自拍、玩INS、发Twitter,一样不落。

    这对出演威尔·康威的乔尔·金纳曼来说也是一次突破。在这之前,他的角色形象好像没有如此“自恋”过。

    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《谋杀》(The Killing)里的警探Stephen Holder,有点邋遢、有点吊儿郎当,还有点耿直。正邪一体的特质,招揽了不少迷妹,很多人跑来看《纸牌屋》第四季的原因,就是“Holder~”

    他之前还出演过大卫·芬奇的《龙纹身的女孩》,饰演一个不重要的小角色——《千禧年》杂志的合伙人之一Christer malm,虽然只是在片尾一闪而过,且只有一句台词,还是有人记住了他帅气的容颜。

    北美今年8月将上映的《自杀小队》也有他,饰演被Amanda重启后的自杀小队队长Rick Flag,看上去也是一个耿直boy的形象。

    不知道《自杀小队》上映后,会有什么样的反响,但就目前来说,乔尔·金纳曼的前途貌似还不错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o Top